晶钢门角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晶钢门角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样的飞思卡尔不一样的转型

发布时间:2020-06-30 21:05:40 阅读: 来源:晶钢门角码厂家

“在嵌入式处理时代,客户不光需要硬件,还要求结合相应的软件提供解决方案,而未来一个重要的趋势是客户要求越来越多的软件,软件占的比例越来越高。”飞思卡尔半导体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RichBeyer在近日举行的飞思卡尔技术论坛(FTF)表示,“飞思卡尔的策略是成为有力的软件开发公司,提供合适的解决方案。”他的一席话如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Horowitz的联合创始人MarcAndreessen在《软件将吃掉整个世界》中的所言不谋而合,“我们正处在一个广泛而剧烈的科技和经济转型期。在这个过程中,软件将掌控经济的大半壁江山,越来越多的重要企业和行业正在依靠软件运营,它们正在入侵和推翻原有的产业结构。”

本文引用地址:软件需“分门别类”

软件是从不同市场考虑的,深度和广度要看市场的需求。

在飞思卡尔的主营业务中,汽车、通信、工业和消费电子成为“倚重”的重要目标市场,MCU、传感器、RF、DSP等产品成为“玩转”这些市场的利器。对一直根植于沿袭“摩尔定律”的飞思卡尔而言,提高性能、降低功耗是其“看家本领”。在现场,阿尔卡特朗讯亚太区产品经理JeromeMeyer演示了彻底改变无线架构游戏规则、业界第一个多模无线片上基站,该基站采用了飞思卡尔突破性的QorIQQonverge多核技术。从根深蒂固的硬件运营模式到转型摸索软件的“大门”,对飞思卡尔而言并非易事。

“软件是从不同市场考虑的,深度和广度要看市场的需求。”RichBeyer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因为客户的要求不一,比如医疗电子,客户就需要处理器或传感器、或者操作系统,应用还是自己来开发;而在通信基础设施领域,客户有的要Layer1、Layer2的软件,有的需要Layer3。同时,不同的客户要求也不一样,有些客户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或相关的合作伙伴,因而只需要芯片,而有的客户则需要大量的软件。飞思卡尔有5000多名工程师,其中1000多名从事软件开发,我们建立了高素质的软件团队,可做高层次的开发工作。如果客户有软件方面的需求,我们有相应资源来应对。”

支撑飞思卡尔这一策略的另一利好是5月份飞思卡尔成功上市,获得了大量的现金。RichBeyer指出,这不仅大大减轻了利息压力,而且飞思卡尔也将保证投入更多的力量在研发、销售、技术支持以及对外并购上。“下沉”新兴市场和应用

在应用驱动的时代,“自下而上”成为半导体厂商面临的新命题。

飞思卡尔的转型不单体现在将软件提升到战略高度上,其对新兴市场的“探路”也表明半导体业“自上而下”运营模式的转变。

在FTF上,飞思卡尔推出了其MCU与博世ASSP以及传感器“二选一”的安全气囊参考设计平台。众所周知,安全气囊事实上已是汽车的标配,此时飞思卡尔推出此方案用意何在?飞思卡尔全球汽车电子市场总监StephanLehmann表示,有关数据表明,每年死于交通事故中有120万人,90%发生在新兴市场国家,未来将上升至每年170万-180万左右。“虽然这一问题不只限于技术本身,但技术仍是重要因素。新兴市场国家的客户对安全系统的要求是成本低、可支付得起,虽然其他安全系统包括EPS、雷达探测等也能提高汽车安全性,但成本很高,新兴市场国家客户还难以承受。”StephanLehmann提到,“飞思卡尔以此为起点来提供参考平台,提供可支持得起以及成本有效的安全气囊平台,让新兴市场国家的客户提高汽车安全性,以降低事故发生率。”

StephanLehmann进一步指出,飞思卡尔安全气囊方案的优势在于:可加快客户推向市场时间;可扩展性,从低端的1-2个安全气囊到中端的4个安全气囊、再到高端的6-8个安全气囊,通过参考设计平台进行相应的设计与开发,具有很强的灵活性。此平台将于2012年Q1量产。

在应用驱动的时代,“自下而上”成为半导体厂商面临的新命题。飞思卡尔在FTF上与众多合作伙伴一起展示了汽车电子、通信、医疗等解决方案,都表明飞思卡尔洞悉趋势、深谙需求、贴近市场快速开发的速度和能量,其中引人注目的是在平板电脑的布局。

飞思卡尔产品系列经理RajeevKumar表示,未来的平板电脑将能够支持多重任务,分辨率将比目前提升2-4倍,支持多屏显示;还会支持LBS、社交网络等多重应用,将成为商务、娱乐与社交的首选终端。“而平板电脑在医疗、交通管理以及教育等细分市场的应用将带动市场快速增长。”台湾大众电脑集团总裁简明仁也在论坛上表示,“2010年平板电脑市场规模为5000万台,2014年将达到2亿台,年平均增长50%,平板电脑在5年之后将会成为商用的首选。”为此,飞思卡尔推出了全新的6系列平台来支持新一代的平板电脑,并将于第四季度量产。

“隐形”的挑战

软件如何与硬件交互、如何发挥出更大效能是一大挑战。

飞思卡尔想要软件成为增长的“隐形翅膀”,面临的挑战是能否创建出软件如何与硬件交互,如何发挥出更大效能、如何节省资源等综合“方法论”。

随着市场需求多样化和产品性能复杂化,嵌入式软件变得更加复杂,不仅需要操作系统、数据库,还需要网络通讯协议、应用支撑平台等。在通信软件领域表现出色的瑞典宜能软件有限公司资深应用和支持工程师高晓亮介绍说,CPU与DSP需要不同的操作系统,要进行不同的优化。在汽车、通信和工控等领域,操作系统的要求都不一样,需针对不同的方案有不同的设计。目前,产业链合作模式一般是芯片厂商提供给软件厂商Demo板,加上其操作系统平台,客户依此来开发。“虽然简单的应用不需要操作系统,但半导体厂商自己做软件,要投入很多的精力,因此操作系统、协议栈等开发都需要沉下心来做很长的积累才行。”高晓亮指出,“半导体厂商把产业链全部整合不太现实,几年前英特尔把风河收购了,不过这几年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因为不可能就支持X86,不支持PowerPC等,产业链上下游一起合作才能把产业做大。”

与此同时,嵌入式软件的开发与硬件密不可分,从软硬件系统与平台选择、设计、开发到测试与集成,整个过程都是软硬件并行交互进行,嵌入式软件开发已经成为一项很复杂的系统工程。强大的软件后面必然有强大的硬件,随着研发、零组件的产业链与模式在内的硬件创新,飞思卡尔切入软件或将改变其硬件的发展路线图。

在产业链的生态位中,飞思卡尔在软件开发上将投入更多的力量,其角色的转换也意味着生态系统的重塑,链条上第三方合作伙伴、分销商、系统厂商等能否跟随其节拍“共鸣”,还有待观望。

“硬件为王”的时代已渐行渐远,半导体业重临新的拐点,飞思卡尔的新“尝试”成为必然的选择。与老东家“摩托罗拉”的黯然收场截然不同的是,“单飞”的飞思卡尔或可借此再次展翅高“飞”。

德州制做工服

莱芜工作服订制

做夹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