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钢门角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晶钢门角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拼多多争议一直被折叠的低线消费市场要闻-(新闻)

发布时间:2021-09-18 11:43:35 阅读: 来源:晶钢门角码厂家

摘要:   拼多多的蹿红和它所背负的争议,驱动外界对于从前一直被折叠的低线消费市场,完成了一次非常有意义的面面观,这其中也包括了服务于这个巨大市场的数千万个中小制造企业主。  2018年7月26日,电商“新贵”拼多多 ...   拼多多的蹿红和它所背负的争议,驱动外界对于从前一直被折叠的低线消费市场,完成了一次非常有意义的面面观,这其中也包括了服务于这个巨大市场的数千万个中小制造企业主。

2018年7月26日,电商“新贵”拼多多在纽约和上海两地同时敲钟高调上市,随后却因为平台上充斥着大量性质为“假货”或“山寨”的廉价商品,遭遇公司历史上最大一轮舆论危机。

但时至今日,用户打开拼多多,仍是满屏充斥着不到20元一件的包邮针织衫或者“爆款”打底T恤,也很容易找到50元左右“买一送四真皮质感2018年新款女包”,首页出现的一双已成功拼团9.9万件的“花花公子贵宾正品”运动鞋,售价只有26.9元……这是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中产人群不太会涉足的消费世界。

8月31日,拼多多公布自IPO以来的首份财报,各项营业数据均在佐证它所“代言”的低价消费市场存在的合理性,以及那个市场如黑洞一般的旺盛购买力。

所以,拼多多创造的商业盛况,背后的驱动力也从来不是所谓的“消费降级”。

一切正如科幻作家郝景芳在中篇小说《北京折叠》中所描绘的情景——一座城市按照上流、中产和底层设定了3个相互折叠、互不知晓的空间——过去这个夏天,被各种争议、嘲笑、唏嘘所笼罩的低价消费世界,借由拼多多的迅速蹿红,从一个过去被长期折叠、不为人在意的状态,突然平铺于世人面前。

与这个能量巨大的消费世界一同被折叠的,还有数千万的中小企业,它们依靠生产中低端产品生存于贸易链条的最底层,算不得什么先进生产力,却默默为整个低价市场日复一日输出巨大的产量。

本文中将陆续登场的4位主人公,正是来自于珠三角地区制造业底层的工厂老板。他们的故事,折射出的正是中国庞大生产制造圈层被折叠的那一面——除却小人物融入商业洪流后注定遭遇的艰辛,也有这个阶层特有的机敏和努力。即使长期生活在某个半径狭小的区域,多年积累的制造经验也会帮助他们在面对外界冒出的各种新概念时,保留自己的一份笃定判断,并且展现出惊人的适应力。

·Ⅰ·

#酒桌上的东莞厂二代们#

搭乘城际列车从广州出发,只需30分钟左右,就能到达广东另一个以制造业闻名的城市——东莞。东莞大朗镇因为毛纺织产业聚集而闻名,在这里我们结识了两位“厂二代”:陆涛和张驰。

我们最先是在一个主题为“拼多多商家”的百度贴吧里遇到了陆涛,一开始因为担心采访是涉及环保话题,他很谨慎。直到大家一起走进一间西餐厅,陆涛才渐渐放松下来,一次敞开心扉的长聊就此开始。

话题从陆涛为自己微信头像所选的那张照片开始——他坐在一辆奔驰车里,身穿一件黑色印有五彩腾龙图案的花衬衫,那副蓝色墨镜和一块看起来很贵的手表都格外引人注目。他有点不好意地解释说,那是自己两年前在外面“折腾”时的样子,现在因为回到工厂,为了干活方便,他平时已经穿得很简单。

陆涛是河南人,父亲从在上海的码头做搬运工开始,一步步做成包工头,35岁那年来东莞大朗镇开办了一家化工厂,向当地的制衣厂销售硫酸、柔顺剂等产品,第一年就赚了200万元,后来又做起一家印染厂。

作为一个“厂二代”,陆涛在高中只读了26天就退了学,先在自家的工厂帮忙,20岁时出去单干,也开了一家小规模的化工厂。刚出去闯荡时,陆涛有阵子喜欢到澳门买回各种奢侈品武装自己。“那时候觉得成功人士嘛,几千块钱一件衣服、名牌手表、大金链子都是标配。但我爸看不惯,说我是庸俗的人,是社会最底层的人。”陆涛谈起自己与“厂一代”之间的那些矛盾。

几年前,陆涛跟着叔叔学会了打高尔夫球,正是这个爱好,让他信心满满地砸下几百万元,开了一家高尔夫会所。那段时间,他变得爱学习了,专程跑到外地听所谓的“名师”讲课,最密集的时候,一天要跑两个城市去听课。为了结织更多的有钱人,他还花几万元给自己报了一学期的北大EMBA课程,但是并没念完。

“当时就想着利用高尔夫创造一个商圈,然后运用商圈融资——赚那些有钱人的钱。”工商管理的课程,加上自己的人生经验,让陆涛当时觉得高尔夫会所这门生意一定大有可为。他为这间会所设置的最低会费是每年1万元,单独来打一场球的费用是1000元,但最终会所以关门收场。

在饭桌上,陆涛主动聊起去年创业失败的惨痛经历,“像我们这种小公司,就不该搞什么战略决策这些玩意儿,把自己全给做进去了。”陆涛当初建立的一个微信群里,直到现在还挂着400多个因高尔夫球生意结识的“有钱人”,但他在群里已经不怎么说话了。

2017年高尔夫会所停业后,陆涛重新回到父亲的印染厂帮忙,直到过去两个月,他又开始为自己的新一轮创业忙碌起来。他在拼多多上注册了一个店铺,售卖用自己家工厂的化工原料生产出来的洗衣粉。

陆涛家的化工厂原本从没做过洗衣粉。他只能现请师傅,配比出“与知名品牌效果一样”的洗衣粉,并注册了一个商标叫“鹰牌”。

在陆涛眼里,研发洗衣粉完全不是难事,“像我这样完全不懂化工的人,只要在工厂里待一段时间,也能自己做出洗衣粉来。而且洗衣粉的功效没有那么准确的检测,消费者使用主要还是凭感觉,效果差不多就会被认可。”

那些做好的洗衣粉,按照每袋2公斤的包装。但下一步他已经打算再做点线下零售生意,把自己的“鹰牌”洗衣粉推向大朗镇的超市和小卖部。

洗衣粉的外包装,直接借用了沃尔玛的自有品牌——“惠宜”,这是陆涛聘请的那位网店运营小二给出的建议。陆涛从前没听说过“惠宜”,当他看过广告图片后,觉得包装袋的设计简洁大方,而剩下要做的事“只要将品牌名称PS成‘鹰牌’就可以了。”

陆涛研究了拼多多上的洗衣粉售价,同等重量的大约在10元一袋。“每斤洗衣粉的成本只有1元,再刨去物流费用”,依然还有几块钱可赚。而这个成本,他的工厂也做得到。

但是陆涛没有想到,寻找最合适的物流合作,成了他此次创业的一道关。他在工厂附近找了好久,对方的最低出价每单首重也要收5元。最后他终于说服了一家快递公司与自己合作——用抽成的方式支付费用,但要求对方“哪怕每天只有一件订单,也要按时来收货”。1234下一页

南京牛皮癣专科医院

成都玛丽亚妇产医院好吗

梅州正规男科医院

上海看心理病好的医院